灵枢经     病本


    先病而后逆者,治其本;先逆而后病者,治其本;先寒而后生病者,治其本;先病而后生寒者,治其本;先热而后生病者,治其本。
    先泄而后生他病者,治其本,必且调之,乃治其他病。先病而后中满者,治其标;先病后泄者,治其本;先中满而后烦心者,治其本。
    有客气,有同气。大小便不利治其标,大小便利,治其本。
    病发而有馀,本而标之,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;病发而不足,标而本之,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,谨详察间甚,以意调之,间者并行,甚为独行;先小大便不利而后生他病者,治其本也。
    

环境好    药材才好 保护环境从我做起

Responsive image

灵枢经     杂病


    厥挟脊而痛者,至顶,头沉沉然,目??然,腰脊强。取足太阳膕中血络。
    厥胸满面肿,唇漯漯然,暴言难,甚则不能言,取足阳明。
    厥气走喉而不能言,手足清,大便不利,取足少阴。
    厥而腹向向然,多寒气,腹中谷谷,便溲难,取足太阴。
    嗌乾,口中热如胶,取足少阴。
    膝中痛,取犊鼻,以员利针,发而间之。针大如氂,刺膝无疑。
    喉痹不能言,取足阳明;能言,取手阳明。
    疟不渴,间日而作,取足阳明;渴而日作,取手阳明。
    齿痛,不恶清饮,取足阳明;恶清饮,取手阳明。
    聋而不痛者,取足少阳;聋而痛者,取手阳明。
    衄而不止,衄血流,取足太阳;衄血,取手太阳。不已,刺宛骨下;不已,刺膕中出血。
    腰痛,痛上寒,取足太阳阳明;痛上热,取足厥阴;不可以俛仰,取足少阳。中热而喘,取足少阴膕中血络。
    喜怒而不欲食,言益小,刺足太阴;怒而多言,刺足少阳。
    顑痛,刺手阳明与顑之盛脉出血。
    项痛不可俛仰,刺足太阳;不可以顾,刺手太阳也。
    小腹满大,上走胃,至心,淅淅身时寒热,小便不利,取足厥阴。
    腹满,大便不利,腹大,亦上走胸嗌,喘息喝喝然,取足少阴。
    腹满食不化,腹向向然,不能大便,取足太阴。
    心痛引腰脊,欲呕,取足少阴。
    心痛,腹胀,墙墙然,大便不利,取足太阴。
    心痛,引背不得息,刺足少阴;不已,取手少阳。
    心痛引小腹满,上下无常处,便溲难,刺足厥阴。
    心痛,但短气不足以息,刺手太阴。
    心痛,当九节刺之,按,已刺按之,立已;不已,上下求之,得之立已。
    顑痛,刺足阳明曲周动脉,见血,立已;不已,按人迎于经,立已。
    气逆上,刺膺中陷者,与下胸动脉。
    腹痛,刺脐左右动脉,已刺按之,立已;不已,刺气街,已刺按之,立已。
    痿厥为四末束悗,乃疾解之,日二;不仁者,十日而知,无休,病已止。
    岁以草刺鼻,嚏,嚏而已;无息,而疾迎引之,立已;大惊之,亦可已。
    

灵枢经     周痹


    黄帝问于歧伯曰:周痹之在身也,上下移徒随脉,其上下左右相应,间不容空,愿闻此痛,在血脉之中邪?将在分肉之间乎?何以致是?其痛之移也,间不及下针,其慉痛之时,不及定治,而痛已止矣。何道使然?愿闻其故?
    歧伯答曰:此众痹也,非周痹也。
    黄帝曰:愿闻众痹。
    歧伯对曰:此各在其处,更发更止,更居更起,以右应左,以左应右,非能周也。更发更休也。
    黄帝曰:善。刺之奈何?
    歧伯对曰:刺此者,痛虽已止,必刺其处,勿令复起。
    帝曰:善。愿闻周痹何如?
    歧伯对曰:周痹者,在于血脉之中,随脉以上,随脉以下,不能左右,各当其所。
    黄帝曰:刺之奈何?
    歧伯对曰:痛从上下者,先刺其下以过之,后刺其上以脱之。痛从下上者,先刺其上以过之,后刺其下以脱之。
    黄帝曰:善。此痛安生?何因而有名?
    歧伯对曰:风寒湿气,客于外分肉之间,迫切而为沫,沫得寒则聚,聚则排分肉而分裂也,分裂则痛,痛则神归之,神归之则热,热则痛解,痛解则厥,厥则他痹发,发则如是。
    帝曰:善。余已得其意矣。此内不在藏,而外未发于皮,独居分肉之间,真气不能周,故名曰周痹。故刺痹者,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,视其虚实,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,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,熨而通之。其瘈坚转引而行之。黄帝曰:善。余已得其意矣,亦得其事也。九者经巽之理,十二经脉阴阳之病也。